您当前的位置: > 首页 > 正文

“裸跑弟”11岁通过自考 成史上年龄最小大专毕业生

发布时间:2020-02-20 23:41

startfragment

“裸跑弟”多多大专毕业。本文图片 钱江晚报

18门课程,平均70.3分,其中三门60分,压线通过……乍一看,在众多

(

,

)自考生中,这位销售管理专业学生成绩平平无奇。

然而,审核人员却吃惊地打电话再三确认,因为成绩单的主人是一位11岁的南京男孩。

12月2日,何宜德通过江苏省

考试院审核。从2017年4月报考至今,历时两年半,他成为自考史上年龄最小的大专毕业生。

何宜德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身份——“裸跑弟”多多——3岁雪地裸跑;4岁独自驾驶帆船出海;5岁开飞机;6岁写自传;7岁徒步穿越罗布泊;9岁小学毕业……这是人称“鹰爸”的何烈胜,为儿子实现的暴风成长。

听从父亲的执念,创造前所未有的纪录,在何宜德过去11年的成长历程中,变成一份寻常。而他面前,那个捉摸不透的父亲,正试图将他打造为一个不寻常的教育样本。

这对父子经历了什么?他们对自己的教育模式怎么看?钱江晚报记者背靠背地对话了“鹰爸”父子。

“鹰爸”何烈胜一家四口。

当幼鹰足够大时,老鹰会把它们推下山崖。往谷底坠下的时刻,幼鹰会拼命地拍打翅膀,也从此掌握了生存的本领——飞翔。

何烈胜笃信这种“鹰式教育”理念。过去11年,在儿子的教育上,他始终扮演着狠心的“鹰爸”。

而他之所以成为“鹰爸”,要从儿子的艰难降生说起。

2008年大年初五,妻子何龙会怀孕仅七个月,就被紧急推进产房。何烈胜是教师出身,在名校执教七年后,转而下海经商。十几年的奋斗与忙碌,直到40岁才初为人父。中年得子,虽然妻子生产不顺,何烈胜仍然兴奋地准备着红包和喜糖,他已在脑海中勾勒出儿子聪明又可爱的模样。

然而,看到儿子的第一眼,他的心却掉进冰窟窿,这个不足4斤重的早产儿,患有多种重大疾病并发症,一度被医生诊断为“疑似脑瘫”。

面对这个晴天霹雳,他请教很多专家,想方设法让孩子恢复健康。最后,他打算按自己的方法来。

不顾全家人的阻拦,出院后不久,何宜德被他丢进温水里“游泳”。当天,儿子哭了一整晚,还拉了稀。第二天,他买来的充气游泳池就被家人藏了起来。何烈胜心里也为儿子的反应犯嘀咕,可还是狠下心来,坚持让儿子戴着游泳圈,泡在水里。

从每天10分钟加长到20分钟、40分钟,6天后,儿子看起来渐渐好转,不再哭闹,脸色也开始泛红。这让何烈胜信心大增。几个月后,他决定给泳池降温,理由是“冷水能刺激大脑”。尽管再次遭到全家人反对,可他不为所动,从充气游泳池到婴儿游泳馆,何宜德每天游泳的水温逐渐降低到24℃。

为了给儿子找苦头吃,何烈胜一直“不遗余力”。

2012年除夕,暴雪袭击美国纽约,清晨气温骤降到零下13℃。何烈胜劝说不到四岁的何宜德在跑步中脱下了外套,踏着20公分厚的积雪,仅穿一条短裤的何宜德冷得直打哆嗦,带着哭腔央求“抱抱”。何烈胜却铁着心,催促儿子跑完才能回家。

从此,何宜德在公众视线亮相,被网友称为“裸跑弟”,何烈胜则被冠以“鹰爸”的名号。网友指责他,对孩子进行残酷的体能训练,是“拔苗助长”。

以下为记者与“鹰爸”的问答。

记者:

你为什么让儿子这么小就自考大专?

何烈胜:

下海从商前,我在南京最好的初中做过7年班主任。我教的学生,学习成绩好的不少,但我觉得几乎没有成材的。应试教育太脱离现实了,学非所用。我的教育理念是人才专业化,而学习的过程要聚焦。人生,宁可输在起跑线上,也不要输在终点线上。传统的应试教育中,有很多内容是儿子在走向企业家的道路上用不到的,而自考的课程设置很专业,更契合。

你这种教育观念和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吗?

关系很大。我六七岁的时候,曾有一年被寄养在亲戚家。寄人篱下,处处别扭,那个亲戚还对我特别严格,每天雷打不动地早上6点晨跑,练珠算,写大字,画画。当时,我觉得特别累,对这家人恨得要命。但我成年以后,对他们充满感激,锻炼体质,训练大脑,当年的那些严格训练其实让我受益无穷。

但是我国现阶段不允许以在家上学方式替代学校义务教育。

我儿子9岁就通过了考试审核,小学已经毕业,但还没到读初中的年龄,他是利用这个空当期进行大学专科和本科的自考。等明年他自考通过大学本科后,我会考虑把他送去中学读书,但我也打算将他读初高中的时间缩短。

你为什么要带着孩子冒险,处处给孩子找罪受?

我自己当过老师,也做过企业,破过四五次产,被债主“追杀”过,我太知道成功需要什么了。所以,我只是想把这种风雨环境提前给孩子营造出来。

孩子会不会抵触?

他还没有产生过很大的抵触情绪。我做每件事都是在尊重儿子的前提下,加上一点强制性。如果他拒绝,会缓一缓,通过各种方式说服他再进行。

为什么不让孩子自己决定他的人生呢?

等孩子想明白自己的目标,都二三十岁了。选择权为什么这么早就要交给什么都不懂的孩子?我为孩子设定好了终点,是做一名企业家,那就一步步开始倒推,我很清楚他每个阶段需要做什么。等他长大以后,思想成熟了,如果拒绝这个目标,有了自己新的目标,我也不会拦着。我会一点点把选择权放回给他。

孩子10岁前,我是教练,用严格的训练和铁腕的方式让他成长;他10岁到18岁,我是参谋长,让他提出自己的想法,我只掌控方向;他18岁以后,我会成为顾问,只提意见,不为他做决定;他20岁以后,我就会彻底做一个观众,为他喝彩,为他疗伤。

专家认为:家长不能随心所欲地对孩子进行实验

“我未来想当一名企业家,现在要为这个目标做准备。”笃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。

这是一个在镁光灯下长大的孩子。1米6的个头、稚嫩的脸庞、有礼貌地微笑、娴熟地应答,面对记者时,何宜德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老练。

此时,我们坐在“鹰爸公学”二楼的自习教室内。去年,“鹰爸公学”因不符合资质,被有关部门叫停后,这幢两层建筑人员稀少。何宜德成为唯一仍在这里“上学”的孩子。过去的两年半,白天的大部分时间,他一个人在自习室度过。

一张排得满满当当的课程表贴在他的书桌上:每天早上6点起床,8点起到晚上8点半,一共10节课,中间穿插着两场体育训练。事实上,何宜德的每节课都在自学——看书、看网课、背重点内容和做试卷。尽管走出了校园,他的备考方式却和应试教育下的学习方法如出一辙。《消费心理学》、《企业管理概论》、《商务交流》……20多本

教材被他勾划得线圈交错。为了攻克下《概率论与数理统计》这座“大山”,刚小学毕业的他跟着家教,恶补初高中数学知识。“劳资矛盾”、“销售成长率”……在辅导教师的帮助下,他用自己的方式尝试理解着这些遥远又陌生的词汇。

“有时,我越害怕什么,爸爸就让我做什么。”何宜德记得,有一次,全家人在天目湖水世界玩,自己看到一个六七十米高、近90度垂直的长滑梯,便脱口而出:“从那滑下来肯定要吓死了”。结果,“爸爸就一定要让我试试。”

“为什么要让我做,又没有什么意义。”何宜德心里这样想。有时,他会对父亲心生厌烦,可又不敢表达出负面情绪,“他会做出要打我的样子,很凶地说,快去!”

父亲有时就像身后追赶着自己的老虎,何宜德觉得,“一旦慢了就会被吃掉。”

以下为记者与“裸跑弟”的问答:

你为什么要自考大专?

何宜德:

爸爸说,要树立一个目标,他说我的目标就是当企业家,考大专是为这个目标做准备。在企业中,销售很重要,只有销售才能赚到钱,所以我选择了销售管理专业;经营企业还要管理好人,本科就报考了人力资源管理专业。

对于爸爸让你做的事,你有没有过抵触的情绪呢?

之前,每年爸爸都办一场雪地集训。有一次特别冷,还要在冰面上匍匐前进100米,我两个胳膊肘都磨破了。我很累,但当时不太敢和爸爸说。

今年国庆,我们去看了电影《攀登者》,爸爸又突发奇想,说要带我爬珠峰。我觉得这太不现实了,不想去,他就找来很多别人的攀登经历和视频给我看。

国庆后,爸爸还要求我每周跑两三次10公里,说要把我的体能练上去。他动不动就笑着逗我,“明年你就要去爬珠峰”。我有点生气,最近也开始告诉他,我很累。

为什么不直接拒绝爸爸?

没有用,他不太听得进去别人的想法。妹妹比我小,爸爸对她很好,经常妹妹一撒娇,爸爸就不再要求她了,但这招我学不会。

你觉得自己和同龄人有什么不同?

学和玩的内容都不同,生活方式不太一样。我在学校的同学都是下了课互相去别人家玩,我总是跳级和换班,学校里认识的朋友就不太多。平时,我和机器人班上的朋友、老师一起玩,有时,自己太无聊,我就去学校,和同学一起上课,比较开心。

如果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,你想选哪种方式?

学校比较热闹,我喜欢那种氛围,但学校的学习效率比较低,我自学的效率就比较高。虽然我学的内容有些难,有时很累,但我同学的学业也都很紧张,他们也挺累的。

如果人生没有学习的话,我喜欢普通人的生活方式;如果有学习,那都差不多。以前,我很不喜欢爸爸的教育方式,不太理解;现在,适应了这种节奏,我觉得也挺好的,接受了这种方式。

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设想吗?

考完大学本科之后,爸爸打算让我读mba,但我自己还没有想过未来。他总是说,14岁以后就不管我了,只是我觉得不太可能。

(原题为:《“鹰爸”:我要提前给孩子营造风雨环境 孩子:我很累,但我接受了这种方式》)

张蓉/钱江晚报

endfragment

ad200x300_1

作者

推荐阅读

新闻排行